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写于许巍7月23天津东疆湾沙滩摇滚音乐会之前

2011-07-19 09:37:44 来源:未知

    三月的天空渐渐晴朗起来,空气中弥散着一股轻盈的味道。听到许巍唱着《晴朗》,那种春日午后明媚的气息,一如他最新专辑的标题《在路上》行走,并且轻唱,洋溢着一股小资产阶

         三月的天空渐渐晴朗起来,空气中弥散着一股轻盈的味道。听到许巍唱着《晴朗》,那种春日午后明媚的气息,一如他最新专辑的标题《在路上》——行走,并且轻唱,洋溢着一股小资产阶级调调儿。  

        许巍唱完了绝望与平静,唱完了“绝版青春”,小资产阶级情调开始影响一个阶级与一个族群的生活。2005年初,许巍《每一刻都是崭新的》发行,使得他的名字更多地在形形色色的人群中频繁地被提及。当许巍渐渐成为一个时尚与品位的符号时,他仿佛离最初人们印象中那个摇滚青年渐行渐远;而当聆听与追捧许巍成为一种风尚,一个群体为之趋之若鹜,许巍成为小资的代表,也便成了顺理成章。
  在许巍距今最近的一张创作专辑《每一刻都是崭新的》里,我们可以感受到一个成熟而平静的许巍的自然与淡定的心态。没有了愤怒的嘶喊,许巍开始吟唱松涛、风铃、山林、云彩、蝴蝶、晚钟这种风平浪静的画面,仿佛一个“在路上”的智者,对路过的人、沿途的风景、走过的生命的体味与解读,平静并且自然。这其实正是众多与许巍一样出生在20世纪60年代末、70年代初的人的集体情绪:经历了年少的粗糙,他们成熟了、从容了、宽厚了、淡定了,而青春,也将渐渐离他们远去了……于是,他们选择小资式生活:没有愤怒,没有痛苦,没有欢乐,只有平淡与平静。——而这,或许才正是生命的终极意义。  
  12年前,许巍在西安的酒吧里摇滚,那时候,他的形象是一个愤青。12年后,许巍成为“小资”的代名词,如果你不认识这个单薄瘦小的歌手,哼不出他的《故乡》,就会立即看到小资们一片整齐的眼白。在这12年的光阴里,许巍如何从故乡西安的愤青演变成全国小资的最爱?且看许巍变身的四大步骤。
  愤青成为小资的四大步
     90年代初,许巍在西安的酒吧里提出了一个响亮口号:“我们不到北京去,我们要做西安的摇滚。”当然,愤青的一大特点就是他们的蜕化性,这种偏激而高昂的姿态难以持久,就像声嘶之后容易力竭,力竭之后,就要寻找一条不那么剑走偏锋的“柔软”的道路。对于许巍而言,愤青只是一个起点。
  再一步:在忧伤中签约,在签约中忧伤
  1994年秋天,身在北京的许巍怀着一种无法挥去的故乡情结,一种“冠盖满京华,斯人独憔悴”的自恋与忧伤,这恰好代表了若干年后都市小资们的情怀。对于许巍,那是一种怀抱理想去经受的生活磨难,是一种渗入骨髓的回望与痛楚。从那一刻就已经注定许巍的真实生活将会被日渐解构,摇滚的许巍和自我的许巍日渐消融在小资的许巍和大众的许巍之下。
        又一步:流浪在路上
        90年代中期,许巍在北京成了一个浪人。这时候,恰好是小资们兴起背包走天涯的岁月,许巍的生活轨迹无形当中已经与小资们开始接轨。与当时的西藏热、丽江热相比,许巍算不上热门,但他不断在路上的行走却契合了小资们的生活时尚。这一步虽然走得苦痛绝望,但之后,它却再度被审美化,成为小资们爱屋及乌并津津乐道的对象。
  最后一步:回到北京,回到主流
  2002年,许巍再度回到北京,年底《时光漫步》的发表正式意味着许巍成为小资们的新偶像。在小资圣地阳朔西街充斥着《时光》的盗版碟,这意味着他已被正式接纳和追捧。
  小资到底喜欢什么?看看阳朔和丽江就明白:小资喜欢边缘,但又不能太边缘;喜欢非主流,但又不能太非主流;喜欢痛苦,但不能极端;喜欢柔情,但不能太直接。许巍的态度和歌唱都恰好吻合小资的喜好,他半嘶哑半压抑的喉音、半怀恋半舍弃的意象、半痛楚半遗忘的情绪,注定了无论走到哪里,都会被小资们毫不留情地揪出来。至此,许巍彻底完成了从愤青到小资的蜕变步骤。你不得不承认,蝴蝶总是比毛虫漂亮,尽管,毛虫的挣扎里也许有着生命更本真的疼痛。
  《在路上》的专辑文案中,介绍许巍目前的状态是“没有压力,没有严肃”。采访中,许巍告诉我们的也是这样。他说,这张专辑就是为了让歌迷开心而做;他说,这个乐坛的地位、排名,现在对他来说都已经无所谓,他只要稳定的生活;他说,公司的工作完全不会影响他的生活;他说,他的注意力在这个娱乐圈之外,相比整个世界,这儿不算什么。
  我的许巍放在车上,陪我一直在路上,就像我的齐豫、我的齐秦、我的阿桑一样,许巍总是和一些难以言说的情绪联系在一起,对未知的向往,对模糊面目的向往,还有正午阳光下车水马龙间一刹那的疏离。许巍要的是乐而不淫、哀而不伤,极淡极淡,却意味深长,百听不厌。一如他自己,年轻的时候流浪、孤独,做尽青春四溢的事,年龄到了,娶妻生子,其乐融融,才不做那个愤怒一辈子潦倒一辈子的傻瓜。所以许巍是大多数人的,所以许巍一直在心里。自由作家、广州小资代言人麦小麦
  当小资们爱许巍的时候,也帮助他结束了孤独颠沛的生活。前几日,偶然在电视上又见许巍,俨然已经有了专业的“镜头感”。想起他刚开始频繁出镜时,木讷寡言,甚至有点不知所措。关于新专辑,他说,非常自然的状态,没有压力,没有严肃的东西,只有一颗感恩的心。我们相信这也是此刻真实的许巍,只是他已经走在了充满幸福与满足感的道路上,用轻松愉快的方式行走。恰好,许巍身上那份淡定消灭了苦涩的“在路上”的感觉,对上了喜欢安逸地享受流浪情怀的小资们的胃口,成了别处午后阳光中,咖啡香里那不可少的精神甜品。我们的生活里一向不缺乏《金瓶梅》《还珠》之类的东西,少的,就是一个许巍。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我坦白,最初听许巍是2005年11月底,因为一个对我影响很深的人的介绍。听到他的歌就有想哭的冲动,尤其是《蓝莲花》其次就是《曾经的你》。可谓真正的嚎啕,然后我对自己说,青春已死,接下来驰骋的将是真正剽悍的人生。现在听他的歌声正好诠释我彼时彼刻的心情。